速冻君的腿长两米八

如果老岳和灵超变成了妹子04(完结撒花)

还是正文写在前面,废话写在后面

------------------------正文分割-----------------------------------------------

既然放了假,灵超鹅就撺掇这大家出去玩儿,顺便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想着给自家洋哥和麻麻制造一些机会。

 

但是!岳明辉真的是迟钝本人了,不仅没有接受到灵超的脑电波,更是无视了木子洋近乎实质化的眼刀,顶着漂亮姑娘的身子,和卜凡如往日一样打打闹闹。

 

灵超腹议:玉米花这个行走的荷尔蒙,知道旁边已经有人要吃人了吗!

 

但是人是不能吃了,饭倒是可以的

 

选了个环境挺好又比较少人的餐厅,木子洋眼疾手快的抢到了玉米花旁边的位子,也是没成想到为之后在节目里玩游戏打下坚实基础。

 

点好菜之后卜凡就表示想去把之前看中的一个帽子买了,巴不得和岳明辉独处的木子洋赶紧摆摆手让他赶紧的,还不忘提醒他可以把发票拿回去给鱼子酱报销。之后弟弟说去上趟厕所,回来就看到他的岳岳妈妈掩着脸离开,眼角还有一点红红的。他冲回座位上,发现洋哥坐在座位上,两只手捂着脸,整个人弓成一个特别疲惫的弧度。

 

这踏马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不还好好的吗?现在很明显是吵架了啊!我是穿越到了什么奇怪的世界了吗谁来帮我捋捋剧情啊喂?!

灵超还是状况外,凑近洋哥

“没什么”木子洋抬起头,笑了笑。“我失恋了”

 

什么?!

 

“刚才,饮料上来了,我就想逗逗他”或许是开了头,洋哥的叙述也渐渐顺利起来“玩的时候,他冲我笑了一下……我没忍住”

“你干啥了”

“亲了一下……嗯,嘴角”

“然后他问我是不是闹着玩儿的,玩过了,还是笑着的,我不想再忍着了,很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跟他说我喜欢他。然后……你也都看到了”木子洋试图和往日一样弯起嘴角,但是再怎么努力嘴角还是停留在一个苦涩的弧度。灵超看到他徒然悲伤的样子,忽然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人成熟又天真,世事通明却不点破,是曾经光芒万丈的大模也是可以依赖的哥哥,但他也不过是一个年轻人。这个神奇的事故对于他而言,不是没有忧虑,毕竟这样的事情闻所未闻,毕竟经历着这样事情的是他心尖尖上的人,于是极力用陪伴和段子掩盖忐忑和焦虑。一边忧虑着他的心情,一边压抑着每日都叫嚣着冲出胸膛的喜欢。

 

所以他走过去,坐在洋哥身边,怀着那份兄弟的感情,将手放在大宽肩上。那一刻,他真真切切地心疼哥哥此时无疾而终的爱慕,又在心中写着关于爱情的疼痛文学。

 

卜凡走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画面。他一边坐下,一边问:“咋啦,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还看见老岳往外走?这饭馆儿没有洗手间吗”

 

木子洋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新微信,来自鱼子酱。木子洋点开看了,是今天早上和岳岳在床上睡觉的照片。看完,灵超清楚地看到木子洋的手用力握拳,青筋满布,眼睛也眯起来了,像极了猫科动物要猎食之前的样子——感到后颈上的绒毛都要竖起来了。最后木子洋还是开了口:“先去找老岳,天快黑了,外面不安全”“我们和你一块儿去”

 

找到岳岳的时候,她正在路边花坛上发呆,手指微微翘起——那是抽烟的手型,虽然戒了烟,但是心烦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想。路灯投下了一圈温暖的黄光,而岳姑娘却躲在了黑暗处,若不是灵超眼睛亮,还不一定能发现。灵超肩膀被拍了拍,回头木子洋朝他笑笑,“你过去,你妈妈现在肯定不想见到我”灵超点了头,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她喊了一声岳岳妈妈往前走,挨着岳岳坐下,脑子里还在纠结着怎么开口,岳岳倒是先说:“咋啦,怕我离家出走像你一样被拐跑了,没这么容易,我就是出来发发呆”

灵超看着他的脸上,挂着那么悲伤的眼神,话里都还是那么云淡风轻的温柔。大概是真的虎,他还是大着胆子:“岳岳妈妈,洋哥喜欢你。”

 

岳明辉沉默了。

“我不能喜欢他”眼神游离着,不敢再和灵超对视。

看他这幅样子,灵超气不打一处来,站起来像个小爆竹一样:“不能喜欢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了!是不是又是你那个死性子,什么都为别人着想,你什么时候为你自己想想!现在不就是洋哥喜欢你,你喜不喜欢的问题嘛!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拒绝他!说什么不能喜欢是什么意思!整天整这些没用的花里胡哨的忧虑!别考虑那些同性恋啦,过平淡的日子对他更好啦之类的!你不能阻止他喜欢你啊!”

 

“所以呢”岳岳看着他,脸上是平日里没出现过的苦笑“是!你是年轻!爱情对你来说太伟大,你觉得爱情大于一切,这话说起来容易。真的是生活呢!我们已经长大了,能不考虑将来吗!先不说我们的年龄都不小了,家里会有压力,出道以后呢!要怎样走下去!就算这些都是旁人的关卡,我们自己呢,万一以后走不到最后呢……”

 

“岳明辉”

木子洋从灵超背后走出来,眼里已经不是刚才的坚定决绝,带上了一丝苦涩和伤痛——“所以你连一个尝试都不给我?!旁人的眼光如果对你我这么重要,我们当初为什么要追求我们的梦想!你他娘的就这么没有信心吗?!就算我们走不到最后,你觉得我会对你纠缠不休,不让你回到所谓的正常生活中吗?我看错你了!岳明辉!”

 

“可是我会”

灵超已经看到有眼泪从岳明辉的脸上滑下来。她抬手擦擦,却止不住已经泛成水灾的眼角,声音哽咽断续地说:“可是我会,我会控制不住自己,会闹,会情绪失控,不让你离开,会和所有爱你我的人翻脸……会做不好的事,会变成我们最讨厌的样子,兄弟都不能做,生死不相见……我原本想着希望以哥哥的身份陪你走完一辈子的”

木子洋听着脸色从凛冬变为暖春,他走上前,把哭成花猫的岳明辉搂在怀里,还是像往日一样喊着他的名字:“岳明辉,你还是想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我不怕你闹,你闹了我就亲你抱你。你不相信,我就用一辈子来写论木子洋喜欢岳明辉一辈子的论文。以后所有的路你都要陪着我,因为我胆小怕鬼但是超爱你。”

 

Woc,洋哥不愧是坤音的土味情话王啊!灵超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然后踮着脚去看洋哥怀里的岳岳妈妈,有一种婚礼上撺掇新人亲吻的冲动:在一起!在一起!那样我爸就是团霸,还有谁敢欺负我!(可惜啊,灵超,你不记得了吗?打你最多的就是洋哥啊!)洋哥欺负我就找岳岳妈妈告状!让他睡客厅的小床!

 

“所以你喜欢我吗”

“I love you”

 

然后她看见被洋哥土味情话逗笑的岳岳妈妈抬起头,踮起脚,在洋哥的脸上亲了一下。

脸上?!

看到洋哥也是满头黑线,灵超觉得虽然没有看到亲嘴儿的戏码,但是看到洋哥吃瘪更开心!

就是这种心态才让你每天都被打,终于有一次赶上剧情结尾的气喘吁吁的卜凡今天也是一个老实人。

 

天色不早了,想着两个人再腻歪狗粮都要不够吃了的灵超就像小炮弹一样冲向岳岳,像往常一样抱住岳岳妈妈就想跑。但真是太小看坤音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了,木子洋手一拨,灵超差点没控制住往前扑摔个狗吃屎。然后揽着想过来看看灵超有没有伤着的岳岳的腰,吧唧又是一口。亲完了,再气定神闲理直气壮地说“除了我,以后你们都不能随便抱我媳妇儿,身体接触最好向我提前报备一下”“你这个大猪蹄子!”被压榨的两兄弟发出了抗议。但是团霸表示抗议无效,工资和糖都在我的手上。

四个人就这样打打闹闹回了家。

 

一觉醒来,灵超迷迷糊糊地起床,上厕所的时候,发出了“嗷——”的巨大声响。

听到声响的老岳推开厕所门看见灵超以一个不大雅观的姿势握住重新出现的胯下二两,沉默了一会,果断摔门走人。然后惊奇地发现,自己也变回来了。

 

重新变回来的两个人都惊喜得不得了。岳明辉开心地准备叫醒木子洋,结果被起床气大模拉进被窝里抱住,还一边问老岳为什么这么早叫他,一边对怀里的人上下其手地揩油。摸来摸去发现昨晚仔细感受过的柔软的香喷喷的胸脯变成紧实有致的肌肉,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开了眼,发现变回来的岳明辉正微笑着看着他。木子洋想了想,“岳明辉先生,可以要求你给你委屈起床的男朋友一个早安吻吗” 

 

两个人在晨光中拥吻,一幅美不胜收的画面。

 

如果你忽视在门口的卜·八卦一下·凡和灵·想吹头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亲完·超的话。

 

在他们床头还有一封和之前一模一样的信,只是这次上面写了:

The most powerful magic in the world is that I love you

=fin=

=================废话分割线====================

终究是填完了坑,时间拖了很长,如果真的有朋友蹲在坑底的,真的非常感谢对我的支持和喜欢。

希望他们的生活比故事还要美好。L&P

等下在评论区放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39)